我一直是个起名字和写简介很烂的人之前的名字

分享到:
 
    “怎么样?马克斯?有发现什么吗?”
 
    压低音量的粗犷嗓音刺的鼓膜发疼,就算已经压低了声音,耳语者原本就超过平均值的嗓门贴在耳朵旁说话,“嗡嗡”的震动音还是无法避免。
 
    “除了弗朗茨你的大嗓门,我可什么都没发现。”
 
    弗朗茨.托尔不好意思的挠挠头,他和提尔是表兄弟,却和真正的兄弟关系没什么差别。并且极为敬仰这位表兄。
 
    成熟稳重的提尔是村子里年轻一代中最为出色优秀的一个,年轻人们视他为首领,提尔的表现和大家对他的尊敬态度也很相配。
 
    【山谷里飞出来的猎鹰。】
 
    这是在阿让托拉通行省里几个精灵部族间流传的一句赞美之词,接触过尼福尔海姆山谷里的年轻人的精灵们不无羡慕将这个称呼和相关的轶闻传递到其它地方,渐渐地大家都知道了提尔。
 
    他可以以一人之力驯服过山谷西南侧草原上奔驰的野马,也曾一箭将人类探子放出的两只信鸽从高空射落。
 
    一言以蔽之,提尔是名人,是大家的骄傲之一。
 
    “现在可还没到休息时间,可别松懈啊。”
 
    “再过会儿换班的就要来了,我会好好呆着的。”
 
    对提尔苦笑般的提醒,托尔回报了一个顽皮的吐舌头鬼脸。
 
    小提尔1岁的托尔多少还残留有符合年龄的天真浪漫,当然,也有不怎么符合甚至超出的部分。
 
    ――比同龄少年甚至一些成年精灵更为强壮高大的结实体格。
 
    在出生后不到三个月,托尔就已经会走路。当他学会跑步的时候,其他孩子再次被远远拉下。到他长到大人们腰际那么高的时候,已经连不少大人都追不上他了。
 
    11岁的托尔第一次跟着父亲以及其他猎人一起到山谷深处狩猎,这个最为年轻的猎人的第一个猎物不是那些食草小兽,是头刚从冬眠中醒来、饥肠辘辘的雪暴熊――一种老猎手都尽量避开的的危险种。那头不走运的大熊本来是出来寻找一顿垫底的早餐,结果在它喷出【暴雪吹息】之前,在托尔铁钳一样的双手中折断了脖子。成了奉送给精灵们的丰盛大餐,还捎带上了一张上好的皮子,更重要的是托尔因此一举成名。
 
    【猎熊者】
 
    虽然赶不上提尔的外号那样响亮,同样也被大家挂在嘴边称赞。只是享受这种待遇的托尔因此产生了一些困扰。
 
    传言的方向性很难把握――这个众所周知的副作用在托尔身上得到了明确验证。
 
    跟越传越夸张的大力士形象成反比的是传言中托尔的智商,最离谱的那个版本里完全成了一个十个手指都数不全,左右也难以分辨的智障少年。
 
    杯具,一个因为传言指向性发生严重偏差而引发的杯具。
 
    杯具的主人公在得知那些荒诞不经到让人哭笑不得的传闻之后只是搔搔脑袋,说了句【哦,是吗?真夸张。】就走掉了。
 
    或许托尔性格中憨厚粗线条的部分正是谣言产生的部分源头也有可能,不管怎么说,因为托尔的淳朴,事态没有像大家担心的那个方向发展实在太好了。
 
    除了憨厚的本性之外,托尔的责任感和使命感强烈程度,可说是不在提尔之下。在当前人类探子不断出没尼福尔海姆山谷四周的状况下。所有的年轻人都拿起了猎刀和弓箭四处巡逻戒备。这对表兄弟更是当仁不让的在最外围警戒,每一刻都竭尽所能的仔细搜查,不放过任何一丝可疑的踪迹。
 
    横亘在值得称道的精神面前的,是现实――由情报匮乏、地域广阔、人手不足、湿寒天气等等不利条件构筑起来的【残酷现实】。
 
    不知敌人会在何时从何地发起攻击,每个人负责的区域太宽广,持续监视的时间也很长,再加上无孔不入的湿寒――
 
    和大山森林打惯了交道的精灵们也无法避免在这种严苛环境下发生情绪问题,焦躁、消极直至沮丧都在一点一点的消耗着他们。
 
    绷太久的弓弦会断掉,明白这一点的托尔不失时机的开始插科打诨来缓解心底里的紧张。
 
    “说起来,布伦希尔的信上都说了些什么?族长这几天都板着脸,我都不敢靠近他。”
 
    “就算你不怕老爷子发火揪你耳朵也别去问他,否则万一发生了什么事情,可别抱怨大家说你或者揍你。”
 
    后面的情形可能性更大,不管托尔怎样高大强壮,如果老族长身子因为托尔乱提不能说的问题而【发生了什么状况】,他也只能被老老实实的揍个半死。
 
    “真是不通情理耶,我只是担心布伦希尔啊,她一个女孩子头一次出远门,身边一个同族的兄弟姐妹也没有,还是跑到那种到处都是石头搭建起来的房子、走来走去的都是人类的危险地方。说不担心的家伙恐怕才是真的没有吧?”
 
    “如果是弗朗茨你去的话,我会更担心吧?不,说不定会头疼才是。”
 
    “呃……我是那么不让人省心的吗?”
 
    “不用做无畏的担心,布伦希尔是个聪明稳重的好姑娘,真要有什么不得了的事情的话,老爷子也不至于瞒着我们。”
 
    究竟发生了什么?――这个疑问同样缠绕着提尔在内的其他人,万一真的是发生了不测,族长没必要为了顾及大家的情绪什么的来将事态隐瞒下来,大家也总会接受。如果是不幸被俘虏……,尽管那很糟糕,但至少会召集族人商讨对策作出安排。
 
    那位经历过许多险恶危机的老人对村子里的人从未有过欺瞒,在看完布伦希尔的信后却什么也不说的这种情况实在有些吊诡,更加的让族人们难以适应。
 
    无论几次回想事情的前后,提尔还是无法想象在那个倔强姑娘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那张被蹂躏粉碎、最后烧成灰烬的布条上又写了些什么?唯一能确定的是,从老族长身上感受到的不是悲伤愤懑那类的情绪,比较接近气急败坏的无奈。
 
    “快点回来就好了,也不用这么瞎操心……咦咦咦咦咦!!!!!!!!那是什么么么么么!!!!!!!!!!!”
 
    目力所及的苍空中,一个黑点一样的东西快速放大,最后在两个精灵的视网膜上放大成一片急速朝山谷逼近的黑云。
 
    “是龙啊啊啊啊啊!!!!!”
 
    “怎么回事?!黑龙怎么会到这种山沟里来??!!”
 
    胆大英勇的精灵战士们从战栗的身体里榨出大声悲鸣,与一支千人规模的人类军队相比,龙的实力完完全全是不同次元的伟大存在。
 
    即便是智慧能力远远不如可以理解其它种族的语言、拥有自己独特文化的真正龙族的【www.13800100.com(劣化龙)】这样的品种也有着可轻易撕裂铁板的爪牙,喷出连岩石都能融化之火焰的恐怖力量。一个小小的精灵村落在这种总是在传说中以凶暴残忍面目出现的黑龙眼里,和餐前开胃小菜实在没什么区别。
 
    那条黑龙的飞行方向已经能够清楚预测出来了――尼福尔海姆的精灵村落。
 
    “该死的大块头!你看哪里呢!!!!!!”
 
    弓弦在咆哮中拉满,绑着哨子的箭指向天空。
 
    黑龙和提尔之间的距离远超过弓箭的有效杀伤范围,就算侥幸射中甚至不会在龙鳞上留下一点擦痕,根本不用指望发生什么奇迹。
 
    一个挑衅。
 
    这些古代种可以容忍强大的危险种或者是人类、兽人中真正的强者对自己发出挑战的宣言。但一个来自脆弱渺小生物的自以为是行为在有着高傲自尊的龙族眼里是无折不扣的极度侮辱,没有丝毫容赦的可能。只有那个不知死活的蠢货被碎尸万段、烧的尸骨无存才能平息它们的怒火。
 
    提尔想要的正是这个。
 
    利剑射上天空时,发出的尖啸会让族人们立即采取躲避行动。这边利用地形和自己相对黑龙小得多的体格以及对周遭环境的熟悉,与黑龙周旋片刻,迟滞对方的行动还是能做到的。
 
    至于其它,已经没时间想那么多了。
 
    “请不要做无畏的傻事,尼德霍格是不会理会这种小动作的。你的苦心得不到回报,只会给你的族人造成困扰。”
 
    %%%%%%%%%%%%
 
    ps:感想起点责编豆沙提出的意见和作出的修改,我一直是个起名字和写简介很烂的人,之前的名字也实在欠缺气势。感谢编辑大人,也感谢诸位支持本书的读者。希望大家能更多的给予本书意见,尽可能让本书完美。谢谢。
------------
 
12.哨兵(二)
 
    透着慵懒的余裕、带着一点轻佻的声音突兀的出现在应该只有他和托尔两人的地方,跳动到快要爆炸的心脏被那个舒缓的语音一下子攥紧,冰冷的触感开始随着血液延伸。
 
    抢在惊讶动摇到心智之前,扣住弓弦的手指松开,警报箭立即被反作用力朝着天空、朝着那团可以看见鳞片反光的黑云推了出去。
 
    数一数二的射术和强弓配合射出的箭速度之快几乎无法捕捉轨迹,充满信心的湖绿瞳孔想要追上箭尾绚丽的羽蔟,视网膜上投映的影像却是一道尖锐的白色光线。
 
    “你应该好好听别人说话啊。”
 
    利箭的残像完全从视线中消失,示警的尖锐哨音也没有在鼓膜上振动,唯有那个不疾不徐的声音在耳畔翻弄着。
 
    咬紧臼齿将视线偏向声线的源头,右手如闪电般从背后抽出猎刀,一边转身,一边压低姿势,屈起的双腿蓄足了力量,下一刻就会蹬向地面把整个身体弹射出去。
 
    眼前定格的风景让提尔的思维和身体停滞了一切行动,维持着那个准备搏命一击的姿势死盯着前方。
 
    “很棒的箭技,箭也是好箭。”
 
    在积雪的白色反光为背景衬托下,那一头浓密的奇怪黑发突兀显眼得让人看过一次就难以忘记,脸型肤色也和迄今为止看过的那些猥琐人类探子有着巨大的差异,镶嵌在开合曲线灵动的眼睑之下的,则是一双散发出从容气魄的红瞳。
 
    提尔也有着俊逸的容貌,族人们大多也长相端正,单单一张与众不同的脸蛋是不

欢迎转载大富豪娱乐网-大富豪娱乐网官网的文章,请注明出处: 大富豪娱乐网-大富豪娱乐网官网 » 我一直是个起名字和写简介很烂的人之前的名字

分享到

表个态吧 赞(0)